OmarHanan International Studio 歐馬哈南國際工作室

Text Box: 天涯何處是皈依?
離開一貫道
        就在我陷入極度憂鬱的時候,在網路上認識歐馬,得知他是來自敘利亞的穆斯林。第一次聊天,他試著跟我講述信仰的真意,由於認定一貫道是唯一真道,我還以為自己可以向他傳道,但當他問我認不認識上帝時,我竟然愣在電腦前,我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簡單的問題會給我這麼大的衝擊,一種遙遠的感覺襲來,於是我回答:「我以前跟上帝很接近的。」此時我雙眼已湧出淚水,他接著追問我為什麼現在與上帝的距離遙遠了?我說是因為太忙於宗教的事情。這樣的說法很弔詭,但我真的是忙於道場的活動而不再接近上帝,我真的分不清自己是在為仙佛而做,還是為點傳師而做,總之我已經忙到沒有時間去感受上帝,圍繞在我四週的只有道場的業績、自己的業力與功德、還有許多的規定與職責。
        我想起幾年前去新加坡的清真寺,時值週五主麻禮拜過後,我從窗外望入禮拜堂,只見空蕩蕩什麼擺設也沒有,我知道他們嚴禁偶像崇拜,也沒有任何圖騰標記, 裡面有位男子坐在地毯上,手持《古蘭經》默讀,寬敞室內唯獨他一人安靜地坐在那裡,我從心底感覺他與上帝好接近,我可以感受他與上帝那種寧靜的契合,這是我在任何其他宗教所未曾見過的,這一幕至今仍深刻在心底,讓我感動不已。反觀當時的我,打著神聖的口號,以為自己在濟世救人,表現出一副菩薩救苦救難的姿態,在眾生、前賢與仙佛之間打轉,卻沒有意識到已經與造物主離得越來越遠。
        認識歐馬前我已開始研讀《古蘭經》英文版,心裡有些疑問卻無人可諮詢,我也曾寫電子郵件到國外的伊斯蘭網站詢問一些《古蘭經》的解釋,但卻等不到回覆,我深信這是上帝最巧妙的安排讓我認識歐馬,藉由與他的對話,我重新認識上帝,也重新了解宇宙人生的道理,他告訴我,上帝創造我們不是為了要讓我們受苦,祂不是一個動不動就喜歡懲罰人類的心理變態,我們不需藉由任何媒介與上帝對話,祂知道我們的一切,也隨時準備回覆我們所有的請求。他讓我認識到信仰是我自己與上帝之間的事情,不需要跟其他人報備或向其他人負責,真正的宗教是一種落實的生活方式,而不是一群自成一格的人事團體;在伊斯蘭沒有位階高低,也沒有人會去管你的功德多少,因為沒有人可以欺騙上帝。
        伊斯蘭為我思想帶來最大的衝擊有二:其一是沒有所謂的輪迴,其二是沒有所謂的仙佛。這樣的觀念等於將我過去數十年辛苦建立的思想體系連根拔起,沒有輪迴也就沒有業力,那為什麼每個人生下來命運不同?上帝的公正性在哪裡?又,倘若沒有仙佛,那佛道拜的是什麼,我親眼目睹的仙佛借竅又作何解釋?
        歐馬說這些問題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《古蘭經》上就有清楚記載,簡單來講,這一世只是短暫的歷程,人死且天地毀滅後會有一個審判日,根據生前的作為決定永生的去處,功大於過者上天堂,反則下地獄,而每個人因命運的不同,會有不同的評量方式,富人是上帝的大臣,窮人是上帝的子民,大臣要負起照顧子民的職責,子民要學習知足地生活,上帝知道這一世我們擁有什麼,也知道我們欠缺什麼,祂會在各方面讓今生與後世達到絕對的平衡。
        而我所說的仙佛其實是《古蘭經》上所講的精靈,上帝用光造天使、用火造精靈、用土造人類,天使是上帝的使者,負責執行上帝的指令,除先知外,一般人無法用聲音或影像與他們接觸;精靈與人類一樣有自己的社會,有善有惡,會生育、死亡,也需要吃東西,他們是活在比我們人類三度空間更大的空間,有些可直接與部分人類透過聲音、影像及思想接觸,他們擅於偽裝,可變換成各種形體,最喜歡吃燒過的東西,有些能力較強的精靈還可以從天界偷聽到一些即將發生的事情,用作與人類交易的籌碼。
        要我根除輪迴轉世的觀念實在不容易,不只從前常聽三世因果的故事,在講台上我也曾滔滔不絕灌輸這種想法,但從深信到被指正,從被指正而開始觀察、回想與思考,我也開始承認輪迴轉世非常荒謬。
        如果還承認世間有倫理,那輪迴轉世就是陷我們每個人於亂倫的罪惡中。記得寒山拾得有個小故事,拾得某次路經喜宴會場,直呼可怕,因為新郎娶的是前世的媽媽,作樂的大鼓是前世舅媽轉世為牛的肚皮所做,總之他巨細靡遺描述因輪迴轉世而產生許多亂倫可怕的情景,我不知道這樣的故事是不是要教導人類全部出家、讓人類從此消失在這個地球?如果真有輪迴的話,那上帝真的是整人專家,誰知道自己上輩子做了什麼事?為什麼要我們去承擔自己完全不知情的罪過?在生生世世輪迴中,天曉得我們亂倫幾次?當我們靈魂離開肉體清楚記起每世的情景時,誰面對那種錯雜的感情不會抓狂?畢竟人生不是演戲,每個人所付出的情感都是血淚交織,相反的,若靈魂不會記得所發生的事,那這些輪迴的意義是什麼?
        我在一貫道所學的輪迴說,是讓人們將自己的不幸歸咎到上輩子的罪孽,將夫妻子女視為欠債討債,甚且認為結婚是業力的追討,每次開法會就要我們懺悔六萬年來的罪過錯,我不知道自己上輩子做過什麼,叫我如何懺悔?即使讀三世因果經,也無法完全確知這一世的遭遇是因為累世造的什麼孽,用我們無知的事情要脅我們去做功德償還業力,根本沒道理。果真有輪迴,上帝就是在惡整我們,因為每一個人都是從男女的交合產生,倘若上帝視人類的誕生為業力的產品,那是不是要我們全都出家,讓這世界滅亡?那當初為何要創造人類?為何要讓我們在無知的情況下陷我們於不義?用我們的出生來羞辱我們?於是我選擇不再相信輪迴之說,重新建構我的思想體系!
        至於要改變對仙佛的認知則更加困難,叫我如何接受從前仰慕崇拜的仙佛都只是精靈的化身?以前對他們唯命是從、五體投地,甚至心裡煩憂或需要幫助都馬上持念他們的佛號,嚮往自己勤加修持,有天也可和他們一樣成仙做佛,而當初拜濟公活佛為師所建立的師徒之情,也不是三言兩語能夠道盡。於是我開始禱告,求上帝給我明確指示,幫助我釐清真相,在此同時,我也開始讀各種版本的《古蘭經》:簡體中文、繁體中文、現代英文、中古英文等,我也將《聖經》舊約、新約、中文、英文重新讀過一遍,有了這些思想做基礎,增加不少信心,只要有點擔心遭受懲罰,就開始對上帝禱告。
        後來回想之前在道場的見聞,試著以精靈的形象去想像仙佛當時運作的情景,似乎也印證《古蘭經》的說法,道場每天燒的香、仙佛臨壇說話的語氣還有三才開沙的書寫方式,都與歐馬描述的不謀而合,因此我不斷提醒自己:他們不是仙佛而是精靈,這樣過了將近一年我才比較不畏懼。
        當我幾乎篤定一貫道不是唯一真道的時候,遂鼓起勇氣做出離開道場的決定。過去十年幾乎以道場為家、唯點傳師是尊,這樣決定好像會斬斷我與過去的連結,不過一貫道是不會輕易讓人離開的,他們會想盡辦法將你留住,不管是道場人情攻勢、業力災劫及愿力的恫嚇(求道要立愿,不照愿行會遭天譴雷誅、關天牢、壓陰山等)、甚至天上果位及九玄七祖沾光的利誘,總之他們認為不能見死不救,說得很好聽:騙也要把你騙回天堂。離開道場在他們看來,幾乎等於天堂無望、地獄伺候,他們認為我只是一時受考驗、鬧情緒,只要不跟我斷線,遲早我會回去道場,正因為我從前時常做類似的事,不斷去打擾離開道場的道親、不厭其煩講道理勸說,所以我知道未來也會受到同樣對待。
        於是在我下定決心後,便將所有道場交辦的工作圓滿完成,並所有在道場得到的資源與自己創作的成品一律請人送回道場,再寫一封文情並茂的信寄給點傳師,說明我的想法與決定,將有關道場的通訊錄刪除、所有道書裝箱存封,就這樣我正式向一貫道辭職,對於接下來可能面對的壓力,心裡已做好最壞的打算。 
難以擺脫的陰影
        即使重新認識上帝、閱讀《古蘭經》,一貫道的陰影仍揮之不去。首先陸續接到許多道親的電話,有的關心我為何離開道場,有的仍不放棄提醒我去參加法會,我只有硬起心腸、冷漠以對,因為只要他們感覺我還有一絲回去道場的希望,接下來就會有更大的攻勢,為一了百了,我故意在談話中讓他們自討沒趣。電話攻勢之後是親自造訪,時常在下課回辦公室時看見熟悉的幾個人影在門口等候,他們見到我仍裝做沒事的樣子,熱絡地問東問西,又說又笑好像我們感情很好,他們這樣強行介入我的生活,讓我很反感也很害怕,覺得自己隱私權已遭到侵犯,而他們不是送吃的來就是送最新的仙佛聖訓;不是告訴我法會又發生什麼新鮮事,就是那位道親沒看到我很想我等等,我當下雖故做堅強,其實內心已快崩潰。
        不是無情到連做朋友也不願意,我只是不想再回道場,但只要繼續保持聯繫,他們絕不會放棄跟我講道,問題是我不想再受那些道理的疲勞轟炸,那些道理我可以說得比他們還好,只是它們已無法再讓我信服。要冷漠對待朋友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但根據過去親身經驗,這是阻退他們最好的方式,而不想與他們接觸的另一原因則是,道場是個八卦聚集的地方,點傳師與講師帶頭聊是非,常常某位道親前腳剛走,他們就開始告訴其他人有關他的事情,他有什麼問題、有什麼因果,因為發心所以變好、或因為不精進而麻煩越來越多等,而對於已經選擇離開道場的道親,批評起來更是火力十足,他們會根據自己的想像去編織這些人的弱點與障礙,警惕在場道親不要跟他們一樣,只要得到一點消息,就開始加油添醋、大肆評論,我縱使知道如今免不了成為他們的話柄,還是不希望任何人拿我的私生活攤在道場的陽光下大作文章,正因道場這種奇特文化,我知道絕對要斷得乾淨、不能心軟。 
        除了電話聯繫與登門造訪,最常接到的就是簡訊,只要一聽到手機簡訊的聲音,我就心跳加速,不知道他們又要幹什麼,而且不管是誰、說了什麼話,只要是來自道場的電話、簡訊或看見人,我都感到全身緊繃。當時思想體系癱瘓、信仰結構瓦解,即使仍相信上帝,我卻一點信心也沒有,我不確定仙佛是不是上天所派遣,不確定從前在道場拜的是不是上帝,不確定離開道場是不是違背天意,每天戰戰兢兢觀察等待劫難降臨在我身上,常常疑神疑鬼唯恐仙佛會顯靈來懲罰我,在面對簡訊電話及他們送來的禮物時,我又開始自問自己是不是太無情、會不會太沒責任感,滿腦子充斥著這些罪惡感、恐懼、焦慮、疑惑,時常做惡夢,不是夢到點傳師、前賢,就是夢到法會、仙佛,夢到他們責怪或不理睬,驚醒時仍恐懼萬分,我好像將自己放逐到荒野當中,從一個熟悉的世界逃出後,佇留在幽暗無聲的宇宙中,不知何去何從。
        伊斯蘭是一個陌生的宗教,上帝對我而言既熟悉又模糊,我發現很難將所有宗教經驗裡的上帝融合成一個協調的整體,我也不想再信任何宗教,甚至恨上帝讓我經歷這些轉變與痛苦。一貫道十年的經歷不只是心靈三溫暖,對於如此在乎信仰與人生的我,這些磨練與打擊太過強大,這些觀念與信仰的根本改變,等於要將我毀滅:我只是單純地想尋找真理、追隨上帝,為什麼這麼困難、這麼辛苦?《聖經》上說:敲門必定為你開門,為什麼我始終跌跌撞撞,不得其門而入?
OmarHanan 歐馬哈南

Copyright © 2016 OmarHanan International Studio. All rights reserved . 歐馬哈南 版權所有

Hanan's Column 哈南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