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xt Box: 前言

謹奉  阿拉尊名,  祂恩典澤被萬事萬物於此生恆常不變,在審判日仁慈以待信仰  祂的人 。

  感謝  阿拉指引我認識  祂所降示的宗教、成為穆斯林。身在宗教派別林立的台灣,我在各教遊走二十餘年,卻未曾有機會接觸伊斯蘭教,  阿拉慈悲讓我認識歐馬、許我這一位伊斯蘭學養深厚的丈夫,為我開啟真理之門。
 
    在成為穆斯林之前,我已詳讀五種中英文《古蘭經》譯本,但不管簡體中文、繁體中文、中古英文或現代英文,讀起來都很吃力,最讓人沮喪的是,時常歐馬提起《古蘭經》某些章節段落,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,事實上,我常在閱讀當下看懂字句卻不明白意思,感覺章節段落無法連貫甚至前後矛盾,若非歐馬講解,單憑個人閱讀很難瞭解文意,遑論體會  阿拉降示這些經訓的本意。

    過去在其他宗教曾擔任翻譯經文的工作,本身在學術領域也發表過研究翻譯的論文,且在大專教授中英文翻譯課程,雖稱不上行家,但自許在翻譯研究與實務有些微基礎,對於《古蘭經》的中文譯本,我認為有許多值得商議之處。

    首先,從伊斯蘭觀點,《古蘭經》只有阿拉伯文原本可稱作《古蘭經》,因為這是  阿拉直接降示的原文,任何變動都或多或少違離原意,所以不管譯入何種語言、翻譯技巧如何精湛,嚴格來講都只能稱作《古蘭經釋義》而非《古蘭經》。《古蘭經》之不可譯的另一原因是,阿文字詞大多蘊涵深遠且饒富寓意,它是古老而高深的語言,若要將意思清楚完整的傳遞,必須添加許多文字解釋,很難在譯入語言找到對應的字詞直接翻譯,但就我所見之中文譯本,清一色用直譯方式譯入中文,我與歐馬比對若干字詞原意,發現若非用字不夠精確、無法引發讀者共鳴,則是詰屈聱牙、晦澀難懂。

    此外,《古蘭經》每章節皆有其獨特背景狀況,不僅說者與聽者時常更替,時間與場景也不斷切換,若無相當程度的伊斯蘭知識,即使反覆閱讀推敲還是摸不著頭緒,更甚者,某些中文譯本措詞語氣易使人誤解  阿拉、曲解伊斯蘭。

    時至今日,翻譯界就語言的可譯性仍爭論不休,由天而降的《古蘭經》其獨特性無法以其他文字取代,所以無須執著直譯《古蘭經》,不必保留與原文同樣的詞句字數,與其逐字套入中文勉強可稱得上對應的詞,不如用更多詞彙做更貼切精準的解釋,增加句數讓讀者充分掌握背景知識與相關訊息,以期完整領會  阿拉說這些話的用意。固然阿文《古蘭經》美妙動人,但翻譯最基本的任務是忠實傳遞原文訊息,許多譯者雖力圖在中文重現《古蘭經》阿文美妙的詩歌書寫方式,但由於這是二種截然不同的語言風格,用阿文誦讀感人肺腑,用中文唸起來卻感覺格格不入。
    基於上述認知,歐馬與我決定聯手翻譯《古蘭經》,由歐馬詮釋《古蘭經》字句並說明時空背景,我再用通俗易懂的中文重新書寫,我們希望這一本譯文,能讓一位希望瞭解《古蘭經》的中文讀者,在沒有伊斯蘭知識背景的情況下,不僅看得懂且讀得下去,最重要的是,經文的真義能有效而清楚地傳達給讀者。


哈南
2010年4月8日
香港

Copyright © 2010 OmarHanan International Studio. All rights reserved . 歐馬哈南 版權所有

OmarHanan International Studio 歐馬哈南國際工作室

《古蘭經》釋義
OmarHanan 歐馬哈南